深扒30家飯圈APP掘金內幕:月均流水數百萬,集資存隱患

2019-06-15 19:40 來源: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2018年,國內偶像元年的到來,也向眾人展現了國內粉絲購買力的瘋狂,去年,《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兩檔節目的粉絲集資數額僅在Owhat平臺便均超過了千萬。

流量時代,數據為王。

為了向資本市場證明自家愛豆的號召力,粉絲們刷量、打榜樂此不疲,花錢自然也不在話下。如今,花錢似乎已經成為了衡量粉絲是否為“真愛粉”的標準之一,畢竟“白嫖黨”在飯圈內可是處于鄙視鏈底端的存在。

粉圈文化和粉絲經濟興起后,市場也滋生了不少亂象,比如為粉絲提供違法刷量服務的星援APP就于6月10日被查封。雖然目前其它飯圈APP并未被爆出違規現象,但不少平臺缺乏嚴格管控的集資項目仍存在隱患。

不過,集資的風險多在于發起人,而并非集資平臺,畢竟如今市面上有集資功能的平臺都并非以集資抽成盈利。如今,像Owhat、超級星飯團、愛豆、一直娛等飯圈APP的盈利模式各不相同,包含社區電商、會員收入、廣告營銷等多種模式,不過綜合來看,社區電商未來的想象前景更為廣闊。

星援APP劍走偏鋒

飯圈集資項目也存隱患

6月10日,#星援APP被端#的話題登上了微博熱搜,其中,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已經被豐臺檢察院批捕。據悉,該APP利用粉絲給愛豆刷流量的需求,瘋狂牟利,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蔡徐坤此前驚動央視的1億轉發量背后的推手,正是該APP。

艾漫數據顯示,娛樂圈無效聲量在2017年時早已達到了61%,在2018年更是飆升到了64%,其中蔡徐坤被爆料2018年無效聲量高達73%,2019年開始,蔡徐坤無效聲量持續走高,今年5月份已經上升到了75%。近幾年“唯流量論”流行下,淘寶刷量店鋪層出,店鋪不乏明星客戶,如今,連星援這種飯圈APP都開始借此牟利。

星援APP于2018年7月上線,據財經網報道,用戶可以通過星援APP登錄新浪微博,在APP充錢開通會員后,自己的微博賬號便可以綁定多個小號,綁定數量在幾十個到幾千個不等。綁定后大小號可以同步轉發,達到轉發數量翻倍的效果,由于微博會查封不斷刷量的小號,粉絲只能通過不斷充值,再綁定小號。據悉,有粉絲為了完成粉絲組長發布的轉發任務,每月在該APP的花費達到了千元。

粉絲花錢為愛豆沖門面已經司空見慣了,前有TFBOYS粉絲比拼生日應援,應援陣勢遍布“海陸空”甚至外天空,震驚一眾吃瓜群眾。近幾年,當影視圈、時尚圈、品牌方等也開始將流量視為選擇明星的重要標準后,粉絲們也開始用數據、銷量、榜單排名等來為愛豆撐場,自然不會吝惜金錢投入,這也給了星援APP可乘之機。

除星援外,如今不少飯圈APP也存在著潛在隱患,如集資安全問題已經被不少業內人士多次提及。近一兩年飯圈集資頻繁爆雷,去年《創造101》收官時,就傳出4000萬集資不明去向的消息,甚至有人爆料粉頭卷錢跑路喜提海景房。今年《青春有你》尚在播出時,選手胡文煊也被爆出數據站卷走粉絲集資的錢跑路的消息。

從Owhat、摩點等飯圈APP可以發現,集資的發起方多是明星的官方后援會、百度貼吧、數據站等大站,但這都是粉絲自發組織的群體,缺乏嚴格的審核和管理機制,風險性自然不言而喻。有粉絲就曾表示:“這種事就是憑良心,參與集資就只能信任,粉頭要真想從中賺錢牟利,也無可奈何?!?/p>

Owhat在平臺的每個集資項目中都明確表示:“Owhat不收取任何服務費,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務,未成年人需在征得監護人同意的前提下使用平臺服務?!蹦cAPP也有類似聲明。如今,摩點、微打賞等APP上的集資發起人都已經通過了實名認證,微打賞也提供了芝麻信用授權通道,但并未強制發起人授權。不過,Owhat眾籌頁面并未顯示實名認證。

飯圈APP盈利模式多樣

掘金粉絲經濟

據統計,如今以服務飯圈粉絲為主要業務的APP數量已經超過了30個,其中Owhat、超級星飯團等APP的影響力較高。

這些飯圈APP功能不乏相似之處,如大多是為粉絲提供愛豆行程、活動、資訊、動態等,此外還涉及賣票服務、提供獨家專訪、出售周邊產品,為粉絲提供站內應援資源以及應援方案定制等。除了為粉絲提供一站式追星服務外,這些平臺大多還會利用見面會門票、生日會門票抽獎福利等來吸引粉絲。

如今,市面上的飯圈APP盈利模式各不相同。Owhat主要通過商品銷售盈利,Owhat官方發布的商品中,不僅包含了WINNER、沙漠五子等組合的寫真集,還有樂華七子的音樂專輯以及專輯簽售會門票等,其中不少都為獨家發售。如Owhat獨家發售的沙漠五子D5首本寫真《起風了》定價155元,目前已經售出7283件,限售金額高達百萬,平臺抽成利潤很是可觀。

超級星飯團為粉絲提供了不少站內應援資源,除了開機屏、首頁焦點圖、應援商店焦點圖等需要購買的資源外,還有超級星周刊等需要投票獲得的資源。此外,在超級星飯團商店欄目里,還有不少推廣商品,如蔡徐坤代言的歐萊雅“紅胖子”氣墊,YSL小金管、美康粉黛口紅等,從站內即可導入電商平臺購買鏈接。

愛奇藝的飯飯星球則是單純販賣周邊商品的APP,所售周邊商品包含了玩偶、貼紙、抱枕、鼠標墊、T恤、手機殼等多類型產品,定價普遍較高?!肚啻河心恪稢位李汶翰的Q版形象禮包售價369元,目前已售712件。費啟鳴青春版玩偶價格也達到了168元,限量發售300套,目前售113套。

愛豆APP以會員收入和粉絲服務收入為主。愛豆單月會員售價9.9元,年費會員售價99.9元,會員服務提供了加速點亮、守護次數、高清直播、風云榜曝光等眾多特權。目前,愛豆還在測試超級會員,單月定價高達29.9元,除了包含愛豆會員的所有特權外,超級會員可選擇明星,附送該明星飯制周邊禮包,其實也就是捆綁周邊一起出售。

此外,愛豆APP還在站內設置了守護榜,如人氣較高的朱一龍本月守護值已經達到了26042077,雖然粉絲簽到便可以領取守護星,不過在沖排名的游戲里,勢必不乏購買應援幣增加守護值的粉絲,以100應援幣1元的價格計算,光是榜單盈利就很是驚人。況且,愛豆APP補守護次數的價格更是高昂,守護力為50元100次。

相比于星援APP的違規刷量,愛豆APP這種站內榜單雖然是合法的,但也堪稱低成本高利潤了。即便如此,粉絲們依然樂此不疲,畢竟如今為愛豆花錢已經成為了“真愛粉”的象征,而粉絲的購買力,也是和愛豆市場號召力直接掛鉤的,因此粉絲沖榜自然不留余力。而這些深諳粉絲心理的飯圈APP,自然可以變著花樣來讓粉絲砸錢。

想要打造偶像電商

還需提升社區留存率

艾瑞咨詢等多份調查數據顯示,中國追星群體人數已超過5億,其中36%的追星族們愿意每個月花費100-500元,其年市場規模高達900億。2018年,國內偶像元年的到來,也向眾人展現了國內粉絲購買力的瘋狂,去年,《創造101》和《偶像練習生》兩檔節目的粉絲集資數額僅在Owhat平臺便均超過了千萬。

粉絲們用“真金白銀”表達對愛豆的愛意,為其撐門面,吸引的不僅是進場“割韭菜”的品牌方,還有前來掘金的飯圈APP。粉絲對愛豆愛的供養,也間接支撐起了這些飯圈APP的市場想象空間。早在2016年,Owhat便完成了來自太合音樂集團的A+輪融資,金額數千萬,一直娛也在2018年5月獲得來自桃李創投的百萬元級種子輪融資。

2018年,Owhat入駐粉絲站超過3000,達成合作的娛樂公司達到了300家以上,同時付費用戶占據Owhat所有注冊用戶的50%,平均單個粉絲年消費在500元以上。此外,一直娛平臺月均流水在300萬元左右,入場較晚的星小班APP半年收入也可達到了幾十萬。

這些飯圈APP中,如今喂飯有向票務平臺發展的趨勢,超級星飯團、愛豆則主打資源營銷、廣告營銷。得益于對粉絲數據的積累,超級星飯團此前合作了京東、騰訊游戲、唯品會、天貓、蓓昂斯等品牌,為這些品牌定制了全案營銷策略。而愛豆除了會員收入外,也較為依賴平臺的廣告收入。

如Owhat、一直娛等平臺則偏向于偶像電商的運營模式。相比之下,偶像電商模式的想象空間似乎更大,畢竟相比于韓國,中國偶像衍生品市場的發展并不成熟,即便業內頭部公司如樂華娛樂也曾被粉絲吐槽鮮少有開發組合衍生品。隨著偶像文化的興起,國內粉絲的消費意愿還將繼續升級,偶像電商的前景自然值得期待。

近幾年,一直娛與韓國SM娛樂旗下的EXO組合作過諸如鑰匙扣、熒光棒之類的周邊產品,市場反饋都較為不錯。對主攻偶像電商的飯圈APP來說,未來想要拉開差距,還需在上游進一步合作主流經紀公司和內容公司,以獲得更多獨家資源,此外,下游也應和衍生品開發商以及制作方建立良好合作關系,即可以從分銷入手,也可以從自制入手。

不過,電商變現的前提依然是流量。近幾年,飯圈APP之間的用戶爭奪戰很是激烈,曾經的阿里星球為了拉取用戶,就設置了3322塊全國高鐵站+機場電視屏幕、北上廣20塊商場大屏幕,共計17萬應援資金的誘人資源,吸引了眾多當紅明星的粉絲。但是,即便平臺為了吸引用戶使用了渾身解數,因為其較強的工具屬性,飯圈APP的用戶留存率依然較低。

所以,未來這些偶像電商平臺除了更系統化、全面化地服務于粉絲外,還需構建社區文化壁壘。如吸引更多藝人入駐提高粉絲互動積極性、豐富社區內容吸引用戶駐足等,畢竟社區文化才是平臺提升用戶粘性和留存率的重要因素。未來,良好社區文化氛圍將會成為平臺偶像電商模式的根基。

近幾年,飯圈APP如雨后春筍般扎堆出現,但不少產品內容過于同質化,如飯友、通心粉、偶撲、阿里星球等或因體量小,或因定位不清晰等均被市場淘汰。如Owhat、超級星飯團、一直娛等雖在競爭中逐漸壯大,但也并未形成壟斷趨勢。未來,頭部飯圈APP還需進一步提升市場占有率,增強競爭力。

作者:暫無
編輯:促織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